清浅

我一直想知道我会不会去追星或者把某人视为全方面的崇拜对象,我一直在寻找偶像。现在我终于知道,我不能长久地爱什么明星和伟人,因为他们还不是神。
我试着去了解MJ,看到越多,越觉得我要了解的是一个时代。今天的热点更新换代的如此之快,也许只有十周年忌日时才会出现大面积的他的消息。可是我猜想当年,当年他的新闻可能从年初到年末从不停歇,报纸上头版没有他内页也一定有他,他能接触的人群从各位总统到福利院儿童;他参与或者重视的历史事件,他的创造,他的粉丝广度和密度……想着想着我的脑袋都要爆掉。就算我们现在回头看人类历史,也许看不见MJ,他也已经在时光中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记。所以我想看到全部的他,得看人类社会的整整半个世纪。
MJ对我的吸引力有很多,除了他是歌舞的神灵,他纯美的心灵和久远的时代的神秘感外,更特殊的一点是我能从他的人生中看见多彩的人性。人们把自己的梦想、欲望、善意、恶意、嫉恨、爱慕、好奇、愚昧,都投射在MJ身上,好奇他的天赋、经历、心理,于是对他多加揣测;他和他的粉丝以及敌人展示出了美丑、善恶、自由、创新、守旧、从众、愚昧、聪慧……因此当我为他的事辨别真假、总结成败、研究性格和能力时,当他让我深深思考时,我像思考人类和社会问题一样欢喜和沉迷,MJ这个谜团多么复杂!所有真真假假、好好坏坏,都使我更加不能自拔。

为迈克尔写了一首雨霖铃,只有上下阕的各自最后一句算是满意。

就在今天期末考完,语文数学的复习课惯例用来写诗。

我很幸运了,在学期的结束,在忌日来临前,忽然喜欢上MJ,拿出四年没用的MP3和小音箱,我复习的每一个字符背后都是你的歌声。我要去KTV唱到哑。

一纸烂词,真是不敢发上来献丑。

可是现在的MJ相关,是质量低劣更可怕,还是根本没有更可怕?

只希望,等我高考完那年夏天,十周年的时候,还能看到更多MJ。我们,零零后的粉丝,就只能这样饮鸩止渴,十年,十五年,二十年,三十年,五十年,等待越来越重量级的年份,和越来越模糊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