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都盼着一场比赛救我狗命。

查看全文
2018-04-06

哇真的魔幻现实主义!第一次被屏蔽!亲身体验了人工智能这么低的敏感点!
我写成这样怕不是又要屏蔽掉
明明我连个粉都没有

查看全文

费德勒认为,自己的生涯中遇到过不少伟大的对手,比如罗迪克、休伊特、诺瓦克等人,但纳达尔的地位绝对非常特殊。“他让我变得更好,我曾公开说过,跟他的对决是我所面临的终极挑战。”费德勒说道,“决赛之前我就说过,如果我能击败拉法夺冠,那将会是超级特殊超级甜蜜的感受,因为我真的太久太久没有在大满贯决赛赢过他了。”

那将会是超级特殊超级甜蜜的感受,因为我真的太久太久没有在大满贯决赛赢过他了。

这个因为后面的内容是发现不对强行打补丁吧。不你不用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,略略略。

唉,费纳比好多其他“王见王”都甜,同框都能同出一份日历来。别说还有双打组队呢。想我珏代双娇,我我我,我就气!

这十年,...

查看全文

岂敢独活

悄悄发上来试下水。

借用的话有好几处,是写作文的后遗症。

针尖上的蜂蜜,来自雷平阳的诗。毁了的桥…来自仙四。三句圣经。


渡鸦岭的灰墙和终年覆盖的白雪上终于有了些别的色彩。不,不是新绿的希望萌发了,而是肮脏的暗红,血和战争的颜色。

兽人首领被矮人的王者杀死后,这场战争最终像个噩梦,骤然惊醒了。噩梦常常留下一身冷汗,而这场战争留下满地尸体:身着金甲的士兵、勇敢加入的平民、出生入死的心腹。子民们的尸体会让最坚毅的王者也茫然、震惊、归于悲痛。


战事之初有一个小个子在僻静处被墙砖砸昏,噩梦惊醒后他安然无恙。这位幸运儿的意态却实在不像是安宁——他从前爱搞怪的眉毛轻皱了一下...

查看全文

至虔

非祭亦非祝,青鸾徒绕屋。
铺纸振铜炉,草草复书书。
一缕拂还来,半寸将熄处。
退乞示何故,千里恨不逢。【布冯✕

题目来自悖悖论的简介:
最虔诚者只祝祷,不虔诚者还会有所求。
还有来自春江花月夜的一句。

耶!想到了!第一句!12.23修改。

1.27修改首联顺序。

查看全文

我一直想知道我会不会去追星或者把某人视为全方面的崇拜对象,我一直在寻找偶像。现在我终于知道,我不能长久地爱什么明星和伟人,因为他们还不是神。
我试着去了解MJ,看到越多,越觉得我要了解的是一个时代。今天的热点更新换代的如此之快,也许只有十周年忌日时才会出现大面积的他的消息。可是我猜想当年,当年他的新闻可能从年初到年末从不停歇,报纸上头版没有他内页也一定有他,他能接触的人群从各位总统到福利院儿童;他参与或者重视的历史事件,他的创造,他的粉丝广度和密度……想着想着我的脑袋都要爆掉。就算我们现在回头看人类历史,也许看不见MJ,他也已经在时光中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记。所以我想看到全部的他,得看人类社会的整整...

查看全文

为迈克尔写了一首雨霖铃,只有上下阕的各自最后一句算是满意。

就在今天期末考完,语文数学的复习课惯例用来写诗。

我很幸运了,在学期的结束,在忌日来临前,忽然喜欢上MJ,拿出四年没用的MP3和小音箱,我复习的每一个字符背后都是你的歌声。我要去KTV唱到哑。

一纸烂词,真是不敢发上来献丑。

可是现在的MJ相关,是质量低劣更可怕,还是根本没有更可怕?

只希望,等我高考完那年夏天,十周年的时候,还能看到更多MJ。我们,零零后的粉丝,就只能这样饮鸩止渴,十年,十五年,二十年,三十年,五十年,等待越来越重量级的年份,和越来越模糊的记忆。

查看全文

今天居然对败家实验室祛魅了,非常神奇。
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买败家。。。

查看全文

#负能量# 抑郁症相关记录(2、现状)

空罐头:

我最开始意识到自己有抑郁倾向是在15年下半年,这时候我的“发作”已经成为了某种次数不多的常态。像每次觉得自己丢人现眼都会听到小学里的嘲笑声一样,每一次与他人争执,我都会手脚冰凉、牙关发抖、胃难受乃至开始流眼泪,哪怕我完全不认识对方,哪怕我完全占理,甚至大部分时候我的理智都知道自己并不伤心,这种发作是非逻辑性的。我可以花很长时间来写一篇逻辑清晰的回答,可一旦对方给出的东西灌注恶意,针对感情,这等无理性的内容就会让我不战而败——因为在开战前,我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内耗,要想开口,我的情感会先攻击我自己,我得打赢了才能开口,这时候往往已经有情感崩溃的征兆了。

没得病的人大多无法理解。我妈...

查看全文

白鹿

白鹿

白露垂羽被秋霜,

琼枝挂角理田黄。

梦探天姥揽熹照,

跃涧青崖渡魂乡。


,皮毛。         ,同“披”。         ,雕刻玉石。         田黄,一种多为黄色的玉石。     天姥,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中梦游的美景:天姥山。 ...

© 江纵格 | Powered by LOFTER